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论坛博客 | 通讯录
网站首页
组织沿革
光辉历史 续谱新篇 主要荣誉 名人传记
创业精英
老兵回首 战友情深
养生保健
新闻动态
通讯录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战友情深 - 怀念战友 >> 正文
记我故去的两位亲人
发布日期:2010-9-9 15:30:07    浏览人数:6430
版权归本网与作者共有,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高炮六十二师战友网 www.62gps.com

 封李梅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爸爸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妈妈是抗美援朝时期的志愿军。我和我三个弟弟、弟媳及我的爱人、儿子都是解放军。
    现在除了故去的父亲和二弟这两位亲人外,其余的都已经转业了。
一、我的二弟—向群 
     一九八九年我二弟任解放军某高炮营营长,六四动乱期间北京戒严,部队随时待命出发,待命期间,他突发心梗,以身殉职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为祖国军队建设,献出了他年仅三十一岁的年轻生命。我洒泪为我二弟题目了挽联:


军营为己家  奉献精神垂青史
爱兵如兄弟  高贵品质留世间


    
     我二弟向群一九七七年入伍,在部队的十二年中,三次荣立三等功,两次荣立二等功,为部队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我二弟的突然去世,带走了我们全家的欢乐。我爸爸当时因患严重心脏病,在医院住院,所以我们全家上下对他严密封锁消息,只留下我的小弟在医院看护,我妈妈、大弟和我从不同的省市赶往二弟所在的部队处理后事。
    部队直工科派了两辆小车把我们接到了殡仪馆,当工作人员把二弟从寒冷的冰柜里拉出来时,我们看到化过妆的二弟面容很安祥,由于外面气温较高,没一会二弟的前额就有了水珠,就象二弟干活累了在闭目养神。妈妈一下扑过去,抓住二弟冰冷的手,哭着说:向群,妈妈来了,你到是说句话啊?向群,我的儿子……。妈妈泣不成声。
     世上最大伤心事,白发人送黑发人。
     在料理二弟后事的几天中,有一个老军人忙忙碌碌,跑前跑后,细心的妈妈看在眼里,小声的问我:梅儿,那个头发花白的军人是谁啊?
     我被问蒙了,哪个啊?我反问妈妈。
     妈妈指了指那个穿着一身有点退色的军装的那位老军人,我顺着妈妈的手势望去。原来妈妈指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二弟的岳父老泰山。
    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哽噎着说:妈妈,这就是二弟的岳父。
    我二弟结婚好几年了,女儿都三岁了,可两位亲家还未曾见过面。是二弟的离去换来了这两位亲家的相聚,当两位亲家四双手紧握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落下了那种无法形容的伤心热泪。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我们姐弟四人从小自律性就很强。在学校个个是三好学生,在部队人人是五好战士,凭着自己的努力奋斗先后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爸妈响应党的勤俭办婚事的号召,我们四个孩子全是旅行结婚,二弟也不例外,买了两张去上海的火车票,旅行了一圈就算结婚了。没有鞭炮的轰鸣,没有婚沙的雍荣,没有乐队的秦响,没有亲人的相拥。
    此情此景和那些高朋满座、推杯换盏、亲家互捧、大件鸣悬的热烈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至于在二弟的葬礼上,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让所有在场的人哭笑不能。为二弟的去世又平添了一份苦涩和悲壮。
    这期间,部队还安排我们来到二弟生前工作的高炮营,部队全体官兵列队,每个战士胸前都佩戴着一朵小白花,我和大弟搀扶着我们的妈妈缓缓的走过来,许多战士都流下了悲痛的热泪……
    一个战士跑过来,拉着我妈妈的手说:大娘:我们的营长是最爱我们这些战士的好首长,他原来是我们的连长,连队就一台电视,他从来都是尊重我们的意见,战士们想看哪个台,营长就看哪个台。现在我们营长走了,你老人家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他对我们的期望,我们今后都是您的儿子!
    我妈妈用力地握着那个战士的手,老泪纵横,泪眼模糊之中她好象看到了她自己的儿子就站在眼前……
    我们来到二弟生活和工作过的营房,收拾我二弟遗物。
    一床退了色的军被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形,一床薄薄的褥子上,洁白的床单没有一个皱褶。床旁边有一张桌子,上面有厚厚一摞过了期的旧杂志,当我们打开那些旧杂志,大家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我们看到,在每一篇纸上我二弟都用钢笔打上了方格,每个格内都有我二弟写下的字迹,原来他在利用这些旧杂志练写小楷!为了节省,他连买方格本这么少少的钱都不舍得花。他――将军的儿子、祖国的军官,对自己的要求是何等的严格!
     一本本一张张无不浸透着一个祖国军人的辛勤、汗水、质朴、顽强。
     一字字一行行无不展现着一个优秀军官的刚毅、品格、胸怀、期望。
     打开他的衣箱,部队发的冬装、秋衣,洗的干净、叠的整齐,有刷干净的军胶鞋两双,用旧报纸包着,没看到一件羊毛衫、没看到一双高档鞋。
     从他的衣兜里,掏出了吸剩下的半盒红嘴鸟牌香烟(当时这个牌子的香烟很便宜,一盒只有一毛六),还有几十元钱。
    战士们说:他从来不收战士们的礼物,战士探亲归队,有的送他高级香烟,有的送他土特产,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不是穿不起羊毛衫 ,也不是买不起高档鞋;他不是吸不起高级烟,更不是买不起方格本。他是这个独立营的营长,完全有条件稍稍特殊一些,他可以把自己的褥子铺的厚一些、睡的舒服点、吸那种高级烟、穿几件好毛衫、买两双品牌鞋……然而他没有,他就是要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和他的战士们同甘共苦,同吃同住,同心同德,共建长城。
    透过这点滴的小事,一件件、一桩桩,我们仿佛看到他挥汗如雨、身先士卒带领他的士兵为筑起伟大长城添砖加瓦;仿佛领悟到他经常带领战士去拾捡破烂,自力更生给各连购置电视机、影碟机,以丰富部队的文化生活;仿佛感受到他两袖清风、廉洁自律,吸着《红嘴鸟》牌香烟时悠闲自得的那种心境;仿佛体会到他爱兵如子对所有战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严谨作风。
    亲爱的二弟,你是我们所有高干家庭的骄傲、是伟大长城的骄傲、是中华子孙的骄傲!
    亲爱的二弟,今天,你的后辈---你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考入了祖国的高等学府。在短短的大学生涯中,她聪慧、坚强、茁壮成长,已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即将成为祖国的栋梁。
 
二、我的父亲—爱民
     我二弟走了,他带走了全家的欢乐。老爸当时正因心梗住院。全家人一起瞒着这位慈爱的老人。最难做的就是我的妈妈,妈妈进爸爸的病房后就微笑着帮爸爸做这做那,背过脸去的时候便偷偷地擦着脸上的泪痕。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爸越来越思念他的次子,当我老爸一次次问起我二弟的时候,全家人都无所措手足,最后我只好吱吱唔唔的说:向群因工作出色被派到国外执行特别任务去了。老爸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军人、是一名高级将领,怎么会这么轻意的相信这些谎话呢?他又问:那咱们的二媳妇呢?我说:也和二弟一起出国了。老爸目光紧盯着我,我目不转睛、面无表情,老爸半信半疑。随着老妈喊吃饭的声音,我松了口气。
这张老照片上是我的父亲、母亲和我
    我父亲出生在1926年,1940年参军,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等多次大规模的战役。
    故去前在父亲的头颅里还残留着敌人的弹片,导致左眼失明;他的左手被子弹打成粉碎性骨折,手背部有一明显的伤疤,食指、中指、无名指自然弯曲,永远不能伸直;他的右腿当骑兵的时候被日本鬼子战刀砍伤,走起路来稍有点跛。至今在郑州高射炮兵学校还保留着老爸的战例。
    解放后他不断努力,率领部队搞新时期的作战训练,刻苦钻研、开拓进取,在他的带动下,通过不懈的奋斗,终于研制成七项军队训练技术成果。三项装备全军,其中大家最熟知就是枪带炮的研制成功,为祖国的国防建设写上了凝重的一笔。在全军科技成果表彰大会上,当时任军委副主席的李德生同志亲自为他戴花、颁奖。
 
    老爸的病反反复复,两次心梗都抢救过来了。这一天早上,老爸感觉胸闷加重,忽然咳了两口鲜红的血痰。医生来了,主任来了,紧急会诊、检验、拍片等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确诊为:急性肺梗塞。
    主任说:首长,我们打算给你用一种进口的扩血管药,让肺中的所有瘀血全部排出来。
    老爸说:好啊
    主任说:但是会很痛苦,您能坚持住吗?
    老爸说:枪林弹雨我都过来了,痛我不会害怕,我会很好的配合医生的。
    当溶栓药缓缓的注入老爸的血管后,我看到老爸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我走近前去,用力的握住爸爸的手。
    老爸痛的脸上和身上的肌肉在不自觉的颤抖、抽动。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父亲用最顽强的毅力坚持着、忍受着巨痛。忽然他一阵恶心,我感紧给老爸递过脸盆,哗――父亲吐出小半盆鲜红的血,我急忙收拾着,也有点担心老爸吃不消。医生们紧张的情绪一下子也放松了许多。
    稍许,老爸又吐了小半盆血,医生们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溶栓成功了!
    这次之后,老爸的病神奇般的恢复着,心脏跳得平稳了,喘气也不再憋闷了。半个月后老爸病情好转,离开他住了六年的医院,回家了。
    出院后不久的一个早上,老爸“啊”的大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他梦到他的次子全身是血和敌人在进行殊死的拼搏。醒后坐卧不安,抄起电话直拨北京:喂!!是小袁吗?(父亲的老部下,现某部队长、少将)知道我的向群去哪个国家了吗?怎么好几年了连封信也没有呢?不是死了吧?
    袁:首长放心,不会有事的,有事军委就知道了。等我进一步问清楚之后再向首长汇报,好吗?
    一时间电话飞传,妈妈打给我的、袁打给我的、弟弟们打给我的。异口同声问我:怎么办?
    我沉思片刻后,做出了一个让全家人哗然的决定:召集全家会议,亲自告诉父亲二弟去世了。
    消息传开,妈妈、大弟、小弟、叔伯弟一致反对。我费尽口舌做通了所有人的工作。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和弟弟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先后回到养育了我们多年、让我们感觉温馨的家。老爸看我们不约而同的都回来了,欢喜的同时有点纳闷,这些孩子们平时工作都忙忙碌碌,今天怎么这么巧一起回来了?
    我让妈妈和弟弟们在外面等着我,我一个人走进了我父亲的卧室。
    我甜甜的叫了声:老爸,想我了没有啊?
    老爸正在看报纸,见我进来,放下报,抬起头,伸出双臂把我揽进他的怀里。
    笑着问:梅儿你们今天怎么都回来了啊?
    我撒着娇说:爸爸,今天我有事要对你说哦。
    老爸说:我乖女儿有什么好消息啊?
    我说:爸爸,你一病就是这么久,家里有很多的变化,我要向你一一汇报喽。
    我看了看爸爸,他看着我不作声,在等着听我的下文。
    我继续说:爸爸您久经沙场,战功赫赫,历史早已造就了你刚毅的品格,今天无论我说到咱家发生的喜事,还是说到咱家发生的悲事你都要坚强的挺住。
    爸爸没等我说完就急急的打断了我问:是不是老二死了?
    我没出声,但眼泪就含在眼眶中。
    老爸放大了声音问:梅儿,是不是啊?!!
    我的泪流了下来,但语气平静地说:是。
    然后我把二弟去世的情况详细的向老爸作了汇报。
    我说:老爸!对不起,我们不该瞒着您。今天我又不能不说,因为我不对您说出实情我感觉对不起三个人。
    我看了看老爸继续说:一是对不起您,您是我们最尊敬的父亲,二弟是你的儿子,我相信您会接受这个事实,能度过您自己的这关,我们不想再让你四处寻找儿子了。二是不告诉您对不起我妈妈,您看我妈妈这几年老多了,她当着你的面,那所有的笑容都掺杂着苦涩,她想自己的儿子,可是连放声大哭的权利也没有。三是对不起我的二弟妹,自从二弟走后,她一个人拉扯着咱家的孙女,过年过节也不敢进咱家的大门,从没提过一点过份的要求。
    听到这里爸爸的眼圈湿了,嘴角不停的抖动着。
    我说:爸爸想哭你就大声的哭吧。
    哇――老父失声痛哭。
    我的几个弟弟和妈妈闻声,急急挤进屋来,爸爸厉声的说:都出去,都给我出去!!
    片刻,父亲情绪稍稍平稳了一些,低声对我说:梅儿,你也出去吧,让老爸一个人静静,好吗?
    我说:爸爸,在女儿面前放声痛哭并不丢人。女儿不会出去的,我是医生,肩负着您的生命安全。要知道全家人都不同意告诉您事情真相的,是我一再坚持才有今天。你一但稍有闪失,我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我坐着没动,顺手递给爸爸一条湿毛巾。爸爸抽泣着,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缓步走出了卧室。就象一切都没发生过,和我的弟弟们谈起了现代军队的建设,说到高兴之处便放声大笑。
   见此情此景我的妈妈和弟弟们都松了一口气。
   我大弟竖着大拇指,悄悄对我说:姐,咱老爸是最棒的。
晚上,我爸和我妈相拥着又哭了一通。
    老爸说:你个傻老婆子,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要一个人抗呢?看看你,老多喽!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老妈说:只要你健健康康的,我再苦再难又算得了什么?!
    父亲先后一共病了八年,这漫长的八年整个是一抗战时期啊。这期间,他先后发生了三次心梗、两次肺梗、最后死于心衰。
我父亲去世的当天,我们所有的子女还在不停的工作着,居然一个也没陪在他老人家身边,留下了我们终生的遗憾!
    将星殒落,天地失色。我的父亲离我们而去了。全家人悲痛欲绝。就在我给父亲跪下来磕头的那一刻,我肝肠寸断、痛不欲声,泪水遮住了我的双眼,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的暗然,我什么也看不清,心随着我亲爱的父亲去世而去了。我再也看不到父亲的音容笑貌,再也听不到父亲的谆谆教诲,再也抚摸不到父亲的伤残手背,再也感受不到父亲的娇宠关爱。我周身发冷,眼前发黑,躯体一点点萎缩,几乎就要躺在我父亲的墓前,我失去了知觉…..
这是我慈父去世的场面 


 
戎马一生 功名在世 肝胆山河永昭
刚直不阿 德范高风 英灵万古长存 


     这是我曾挥泪为父题的挽联,至今刻在他老人家的墓碑上。
 
     这就是我的两位亲人。
     想想我党我军一些个别的领导干部,为了儿女工作、提干、入党、分房,拉关系、走后门,使出浑身解数,把自己的儿女调到自己的身边,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着。让他们变得有恃无恐、刁蛮任性,有的甚至做出了一些损害党和人民利益的事情,让当今社会中许多善良的人们所唾弃。
    而我的一家,四个子女也曾拥有宠爱和荣耀。但更多的是自立和奋斗。父辈的养育、锤炼了我们坚韧不拨的性格、雷厉风行的作风、辛勤耕耘的质朴、无私无畏的磊落、搏学多才的品位、善良正直的品德。
    为了工作我们奔赴不同的城市甚至不同的省份。我们一步一颠一个坎,一步步前进,个个走出自已笔直的人生道路。现在我们姐弟分别工作在不同的岗位上,担任着各自相应的职务。
    老父曾挥笔为我们题词:读书教子享老来之乐、正派为人有长久之福。
    在父辈那里我继承了自强不息的光荣传统、懂得了适者生存的不变真理、理解了两袖清风的最高真缔、炼就了刚毅果敢的聪莹才智。
    我敢骄傲地说:我们没给父辈丢脸,过去、现在、将来都会一如既往,沿着父辈指引的方向和道路,无怨无悔、奋力向前。
    

             作者封李梅为师长封爱民之女,简历待收集整理。

 
热点文章
庆“八一”高炮六十二师战友联谊会
万里单骑会战友
崔安丽石少华宴请沈阳抚顺部分战友
“八一”建军节后沈阳和武汉部分...
久别重逢聚武汉 战友情深终难忘
战友重聚抒怀——赵金甫
返越纪程
祭奠英烈
相约南宁
激情出关
图片推荐
崔安丽石少华宴请沈阳抚顺部分战友
崔安丽石少华宴请沈阳抚顺部分战友
万里单骑会战友
万里单骑会战友
庆“八一”高炮六十二师战友联谊会
庆“八一”高炮六十二师战友联谊会
返越纪程
返越纪程
相约南宁
相约南宁
激情出关
激情出关
祭奠英烈
祭奠英烈
中越友谊万古长青
中越友谊万古长青
瞻仰胡志明墓
瞻仰胡志明墓
参观越南军事博物馆
参观越南军事博物馆
网站首页 | 筹建组织 | 技术支持 | 网友留言 | 网站投稿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 Reserved 高炮六十二师战友网 版权所有
总部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万柳塘路60号 3-9-2 电话:024-24206118 传真:024-84820028 高炮62师战友QQ群:2476129
辽ICP备10002072号